狗眼要瞎

二逼青年欢乐多,为了糖份而奋斗嘿嘿嘿

黑豹变粉红豹了 嘿嘿嘿

killchalla还能再战五百年 😂😂

有幸在好莱坞住的朋友们替我去吧😭😭😳

【金黑】妖怪

之前看到粉丝数跟关注数平了,好开心!
不会写点梗所以就写个小短篇回馈各位粉丝大人们!!!
谢谢你们关注文笔如此平庸的我🤪🤪嘿嘿嘿

欢迎评论!!!🙇🏼‍♀️🙇🏼‍♀️



预警:梗是从油管上恐怖故事那里听来的,想写肉可是必须要有剧情😂🤪
肉走Ao3,发🐆情,内🐆射




1.

说起来春假正是去沙滩趴联谊女孩子的好时候,Erik却反其道而行,借了室友的摩托艇独自出海。

初春的天气很好,阳光明媚,照得身上暖洋洋的。海面很平静,但是来游玩的学生太多,Erik只好开的更远,直到只能听到海鸥和引擎的声音。

他关掉引擎,放松地躺在座椅上,眯着眼享受属于自己的“孤独堡垒”。

不知不觉中,像是有人关掉电视声音一样,世界寂静下来;之前的海鸥,风声,甚至是偶尔路过的各种水生物在一瞬间消失。诺大的世界里要一个人走下去的孤独感笼罩着Erik,他并不为之困扰,但是这种孤独感中似乎又渗透着阴森森被偷窥的危险。Erik血液中所有的不安分在叫嚣着期待任何突如其来的袭击。

应该是叫做动物的本能吧,Erik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跳进海中,准确地捕捉住声音的来源处。

浮出水面后才发现,是个男孩子。

2.

Erik交往过形形色色的女生,说是交往,在他看来也不过是单纯的身体上的交流罢了;偶尔也被外表优秀的男生搭讪,却从来没有考虑过。

而眼前这个睫毛挂着水珠,笑起来一派天真的男孩子让Erik萌生出“其实尝试男生也不错”的念头。

“一个人?” Erik问。男孩子点头,撅着嘴委屈地盯住被紧握的胳膊。他急忙松开,收获对方感激又有些崇拜的眼神。

大概是偷偷跑出来玩的中学生吧,Erik打量对方的稚气长相和水中隐隐约约的纤细身型;男孩子像是看穿他内心一样,吐了吐舌头,被家长抓包的顽皮模样。

Erik被他粉嫩的舌尖吸引,下意识地舔着下唇,扯出个坏笑,“要一起吗?” 注意到男孩子看向摩托艇的好奇眼神,Erik拍拍皮座,“我可以载你回沙滩。”

男孩子小鸡啄米般的点头,一双乌黑的眼睛瞪的又圆又大,冲Erik挥动着双臂,示意要他托自己上去。

还好够可爱,Erik一边抱住男孩子一边自暴自弃的想。然后惊讶的发现,怀里的男孩子居然一丝不挂。


3.

一个中学生独自出海玩,游的离沙滩这么远,而且,裸体?Erik即使被对方出色的外表吸引,也不禁充满了怀疑。

他试图松开怀里的男孩子,无奈对方抱的很紧,少年人纤细而纯洁的肉体触感柔软又美好,可惜没有什么温度,像是一块浮在水里的冰。

脖子突然一湿,居然被舔了。而始作俑者还在耳边撒娇地嘟囔些听不懂的语言。

Erik哭笑不得,与少年的相遇从始至终都透着古怪,但是因为对方傻里傻气的行为又感觉不到实质性的威胁。

大不了弄死。Erik残忍地考虑,应该都不用担心处理尸体,他相信海中各种捕食者的能力。



1.

T'challa是珍惜的雄性塞壬,二十一世纪塞壬数量本来就很稀少,况且还是雄性。

由于这片海域被母亲掌控,食物从来都来自其他成年雌性塞壬进贡,以至于T'challa和妹妹Shuri近乎成年却毫无捕猎经验。

虽然雄性塞壬在捕猎方面不如雌性有优势,日渐衰老的母亲对于儿子的成长(或者说外表)充满了信心;况且女儿叛逆的不得了,整天研究如何更好的跟人类生活。每每看到女儿穿着人类所谓的衣服玩弄叫做手机的小玩意儿时,母亲都握着T'challa的手难过的交代“以后妹妹还是要依靠你生存啊!”之类的话。

所以T'challa抱着被人类抓走吃掉的危险也要去尝试捕猎的决心偷偷溜出来。

2.

T'challa刻意游的离家很远,沿途看到很多艘船和嬉笑玩闹的一群群人类;鉴于是第一次捕猎,找个挑战难度小的成功率比较高。于是他决定尾随一个独自游荡的年轻人类,雄性,身型健美,尝起来应该很不错。

自古以来塞壬们是凭借歌声和美貌诱惑人类并吃掉他们的,随着人类的疯狂繁衍以及利用科技对大海的探究,越来越多的塞壬面临被抓或者饿死的危险,很多塞壬在面临生存这个严峻的问题选择改变生活饮食的习惯。在鲜少有塞壬会冒着危险去捕食人类的情况下,T'challa和Shuri其实根本都没有吃过人类。

至于人类的味道,T'challa也只是偷听母亲和长老们谈话才知道的;所以这一次的捕猎不仅仅是为了证明能力,更多的是能够让母亲和长老们再一次吃到记忆中的“美味”。

3.

雄性人类近距离看起来更加强壮,体力的悬殊远远超出了T'challa的预期;不过还好他记得几招能够迷惑猎物的方法。

T'challa舔了人类的脖颈,有点咸,味道没有预期的惊艳;发现人类并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只好嘴对嘴,Shuri说人类最喜欢,效果是会放松警惕甚至反应迟钝。

真不应该信任Shuri。

人类的舌头在口中肆意侵略,T'challa晕晕乎乎的暗骂,明明是他自己会反应迟钝才是。

水中人类的体温很高,烫的T'challa浑身发软,触碰的每一寸肌肤都像是被水母蜇到,麻到心痒;而且这个猎物力气好大,把他屁股都捏疼了。


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5189746

透露最新蜘蛛侠的名字不算剧透吧?😳😳😭

没有看到现场,不开心。


还能再嗑几百年了啊 哈哈哈哈

I can’t even 😭😂 smh

这飞刀真是刀刀见血啊😭😭😭

【金黑】酒后吐真言



预警:想写pwp结果就这样了😳 估计发不太出来,所以关键部分走ao3。

依旧是二b文风,有怀孕提及。

想写诱惑到不行的软糯小国王。

1.

Erik“出差”回来给T'challa带了一瓶梅酒。

T'challa受宠若惊地拥抱别扭着不敢看他的Erik,宠溺地说:“谢谢你!这样我的书房又多了个收藏品呢!”

果不其然听到对方的抗议,不过这次是一声无奈的叹息。

然后Erik推开他的拥抱,压迫感十足地跟他对视,转身离开。

噢哦,感觉又得罪Erik了;美国长大的小孩果然让人捉摸不透。一边感叹哥哥不好当一边小心翼翼地把酒放到陈列着所有Erik带回家的纪念品的柜子。T'challa视线扫过所有纪念品,不禁欣慰,还好这次没有再送毛绒玩具,Erik真是成长了不少呢!

2.

被Shuri抱怨“哥哥真是笨死了,送酒就是要一起喝啊!”后,T'challa恍然大悟,连议会的衣服都没有换就急匆匆的拿着梅酒去找Erik。

“你还没成年,想喝酒再等等吧!” T'challa在路上还不忘记用kimoyo教育妹妹。

哥哥什么的真是无趣又讨厌。

难得Erik和Shuri打成共识,不过据两人目前的相看两厌的情况来看,他们可能不会意识到共同点。


3.

Erik果然坐在石头上看落日,依旧是一副雇佣兵打扮的凶狠样子;但是在T'challa看来更像是大型猫科动物闹别扭的可爱模样。

“要喝一杯吗?” T'challa坐下来,拧开酒盖,梅子酸酸甜甜的味道从瓶子里溢出来。

“买给你的。” Erik不看他,补充“这种酒喝起来没意思。”

T'challa喝了一口,梅子的味道盖住了酒,很像是饮料,所以没有特意克制。

4.

T'challa没有多少喝酒的经验,出身高贵的小王子从小被严格要求,长大了也充其量只是跟各国政要在晚宴上小酌几杯。

于是他在没有吃晚饭的情况下喝醉了。

“尼格!买尼格!” T'challa在Erik惊异的注视下笑的前仰后合。“我也可以很黑泡很hood。” 他眯着眼睛学Erik挑衅。

“T'challa, 你醉了?” Erik看着在地上打滚儿的堂哥,好吧,一定是醉了。

5.

T'challa觉得他在坐云霄飞车,怎么安全带是绑在屁股上的?

在颠簸中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,然后屁股被捏了一把。

“不要乱动,你想摔下来吗?!”安全带发出不爽地警告。

“唔……” T'challa憋嘴,“不想,会疼。 ”

“那你乖一点。” 安全带的口气温柔了许多,还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屁股。

T'challa嘴边有个热乎乎的东西蹭着难受,他咬了一口,又后悔咬的使劲了就含在嘴里小口小口地舔。

“其实,被扔到瀑布底下也很疼。” T'challa磨着牙嘟囔。

6.

“你恨不恨我?”

“恨是个很不好的词,要说特别特别的讨厌。”

“好吧,随便你,T'challa,你会不会特别特别的讨厌我?”

“不会。”

“今晚过后也不会吗?”

“不会,Erik。” T'challa湿漉漉地看着他,“我特别特别的喜欢你。”


7.

https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14939117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睡觉是什么?有吸豹爽吗?!

所以吸豹需谨慎,目前已经是重度患者了。每天在lofter上刷刷刷,就是为了能看到各位太太们的心血,目前全家都在睡觉,我却依旧打了鸡血一样的刷lofter。
我自豪,我骄傲。
我是终日沉溺吸豹的狗子!!!!
那种看到陛下就恨不得长出好几根大jj的心情,不知道有没有人懂?
一起床就看到有新粮的兴奋简直就是好比喝了无数double shots。
没有粮自己去找年下文脑补是金黑也是常事;试图自给自足然后发现其实文笔差这种东西果然不是谦虚,是说实话哈哈哈哈哈😂好吧,我疯了。
都怪陛下这个小妖精,他点的火,我多添柴应该能燎一下我家后院儿的小草坪,寸草不生最好,因为我的内心有一片wakanda大草原。

T先生说上周去剪头看见一个长得跟陛下很像的黑人兄弟。这个为了吃可以不顾一切的家伙居然不敢偷拍!!!半夜起来跟狗子抢吃的的那种不要脸精神到到哪儿去了啊?!尊严与形象在吸豹面前一文不值,一文不值好吗!而且还敢说出“笑起来的脸颊嘴角简直一摸一样,都怪你不陪我去”这种话的人应该可以按在地上摩擦一万遍吧?
所以下周我爬也要爬去的,提前祝我成功?

最后的最后,吸豹使我快乐!
共勉!

【金黑】(校园)Prom King and Prom King (10,11)

10

被生理闹钟叫醒发现彼此紧紧相拥,Erik和T'challa都有点尴尬。

Erik宛若辛德瑞拉听到十二点钟响般逃去浴室。

抱着喜欢的人睡觉什么的诱惑太大,控制力不好容易蛋疼啊!Erik握着硬到尿不出来的小Erik欲哭无泪;不过还好T'challa没有表现得很在意,终于能够开闸放水的某人松了口气。

早餐的时候两个人都没有多少交流,不尴尬是不可能的,尤其Erik。

暗恋无果就算了,被暗恋对象当成变态的话就难免太丢脸。不过都是男人,说起来T'challa应该也没出多大亏。

Erik胡乱吃几口燕麦片,问:“AP物理有没有留作业啊?”

所以这种问题可以化解尴尬?T'challa开始相信Erik只有一次恋爱经历的事实了。“没有,只是发了准备材料。所以” T'challa停顿,瞪大眼睛,“你大学都申请好了?”

“是。你现在在看未来的MIT新生。”Erik挑眉,“没想到吧!”的自大模样。

说不惊讶是不可能的,T'challa确实没有想到这个在学校里认定为未来NBA MVP的Erik会选择这样的大学。T'challa有些小羞愧,从小被教育不要以貌取人,而他居然真的以为Erik只是个典型的美国高中运动肌肉男。

嗯,看起来还是有很多东西要学啊。T'challa感叹。

而非典型美国高中肌肉男Erik此刻正陷入所谓的爱情滤镜。

T'challa若有所思的样子真的是,大概暗恋中的男生多聪明都会词穷,Erik竟一时想不出合适的形容词;反正就是会感觉肚子里像是塞满了飞舞的蝴蝶,想搂住亲他的嘴巴,还想拉着他的手在学校的楼道并肩而行,然后在篮球比赛的最后当着所有人邀请他去Prom。

总之对于青少年流行文化嗤之以鼻的Erik此刻抛弃所有偏见,如果T'challa说愿意,他可以表演《歌舞青春1,2》甚至是3的所有歌舞。

请不要问为什么整天一副黑帮说唱歌手屌样的Erik能表演歌舞青春,谁也没规定篮球队长不能喜欢歌舞剧。

11

周一的学校总是充斥着学生们的不满情绪,今天不同。

所有学生集中在餐厅,每个人都是跃跃欲试的表情,除了站在厨房前面的一排人。

“今天我们将进行拍卖,” 主持人是学生会财务部长,扎着干净利落的马尾,满脸兴奋,“这些志愿毕业生们会做你一整天的跟班,仆人” 她夸张的眨眼,“你们懂的,只要不是替考其他都可以。 起价$5.00,最高竞标者获胜,所有收入都会用到我们的毕业旅行上。所以,拜托你们,没人想去夏天的佛罗里达,我并不想在大学前被鳄鱼吃掉!”

“booooooo” 人群中响起嫌弃的声音,催促她赶快开始。

财务部长浮夸的摊手,“好了好了,第一位,Erik Stevens,篮球队长。”

学生们立刻沸腾,Erik参加这种事情本来就够匪夷所思了,他竟然都没有摔门而去这种完全符合人设的行为。

“10!”

“20!”

“55!”

财务部长跳出来大喊:“只收现金,孩子们,现金!”

当然,这种附加条件完全难不倒生日礼物都是BMW,Mercedes的学生们,价格一路升到$365.00,大多数是女生。

Erik四下寻找T'challa的身影,难道今天请假?!他看向正在享受女生们马上要为个男人大打出手的LJ,迅速发个“要是敢让她们拍到你就完蛋”的短信。

“$1500.00!” LJ在众目睽睽下向Erik抛了个很恶心的媚眼。

这个白痴!!!!Erik此刻满脑子都是掩盖脏话的beep声。

这种挑衅似乎激起了女生们的斗志,价格还在涨。

财务部长一副要在绿色海洋中肆意徜徉的表情。

T‘challa这才姗姗来迟,他刚从眼科医生那里回来,眼前有些模糊,瞳孔放大的像只看到猎物的猫。

Erik一眼就看到他了,对方圆着眼迷糊的样子将满心的失望化为乌有,只剩下期待的心跳加速。Erik愿意给T'challa钱去他当一天的尾巴,只要对方开口。

T'challa视线逐渐清晰,聚焦在台上Erik露着虎牙和酒窝对他笑的样子,莫名其妙的心跳好像漏了几拍。挤在旁边的LJ自言自语“兄弟,再拍下去我妈会以为我没干好事。”

“这是在干什么?” T'challa小声问。

LJ回答:“为毕业旅行,Erik要被卖给那些疯狂的女生了。鬼知道她们会怎么对付他。” 最后还夸张的摸了摸眼角的隐形泪水。

T'challa不知道为什么,居然很担心Erik被买走的下场,当然,文化差异造成他没有听出LJ恶作剧的讽刺语气。

“$5000.00!” T'challa的声音在安静下来的餐厅回荡。

Erik不假思索下台,在财务部长开口前拉住T'challa的手,警告味十足的扫过所有人。

“我是T'challa的。”